搭岭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地标70年:风从深南大道来

地标70年:风从深南大道来

2019-11-07 15:10:41

我们在中国地图上找到了12个地点,并用经济地理纪录片《里程碑70年》来展示他们与中国的生动关系。西瓜视频每周五20:00更新。目前,《深南大道》第一集已经上线651万次。“里程碑70年”这个话题已经成为头条新闻5个小时了,读者达1430万。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深南大道的故事。

深南大道就像一根柱子,搅动着两端和中国梦。

文/八九灵

在今年的中国,王菲和那英的“1998年9月相遇”正在街头巷尾流淌。在“加油,加油,9月8日预约”的热烈协议中,马化腾也屈服于自己的躁动,辞去了深圳润迅通信的老板职务,与同学一起创办了腾讯。创业地址是在华强北的一个U型科技园——圣贤科技园选择的。

这是一个许多人今天可能不知道的地方。2019年,当吴先生专门为拍摄《70年地标》寻找这个地方时,他发现当年的办公空间已经面目全非。过去三楼有一家网吧。马花藤经常下楼去看看是否有人在使用qq,但今天它已经成为人工智能的创新中心。

与今天宏伟的腾讯大厦相比,腾讯的初创企业体现了简约和草根。这也是华强北最常见的创业场景。它到处都是古老低矮的建筑和拥挤的街道。即使是深圳电子大厦,1982年华强北的标志性建筑,也只有20层楼高,这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

事实上,就在20年前,这个地方还是一片荒地。麻雀比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人多得多。然而,这也使马·花藤在世界各地找到了全新的自由和战斗氛围。

“一米柜台”连接着世界和大陆

“华强北”直到1979年才真正有这个名字。今年,清远山谷的粤北军工厂迁至深圳,并被命名为华强。这个名字的意思一目了然,就是“中国强大”。

工厂附近的一条路以公司的名义叫做华强路。未来,穿过华强路的深南大道将分为华强南和华强北。

虽然其前身是“小型三线”军工,但粤北军火库是当时广东技术最先进的企业,主要建设无尘生产线和生产军用无线电半导体。军转民后,他们专门经营家用电器。

华强北出生时,电子技术的血液流遍了他的全身。

一年后,广东省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这也是共和国的亮点。这意味着正在改革开放的中国正在向世界敞开大门。

深圳被选中的原因不言而喻,它远离北京,位于边境。改革不会引起巨大的心理波动。更重要的是,它靠近香港,可以吸引香港的外资。40年来,这种自然地理优势使其成为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的巨大“试验场”。

「早在七、八十年代,香港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处理中心之一。例如,香港是收音机、录音机和工人等电子产品的最大加工中心。”

随着香港电子产业的北移,“慢慢地你会发现今天华强北和华强南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分销中心”。

起初,华强北更像是一个工业区,尤其是深圳电子大厦的建设,它不仅成为深圳的第一个地标,也将深圳最大的工业电子制造业树立为一座雕像。1988年,随着深南大道与华强北路交汇处SEG电子市场的开通,它开始转型为服务业,成为中国第一条电子交易街,从而发展了中国最早的手机市场。

不受约束的荒地已经消失,但一个更加自由和野蛮的边境市场已经出现。只要你登上深圳电子大厦,你就会看到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财富的机会。

只要条件允许,每一个渴望美好生活的草根都涌入深圳和华强北。在深圳的“地标70年”中,我们看到了当年花藤的影子,看到更多的人在这里挣扎。他们甚至不需要像马·花藤那样“大”的地方。他们只需要一个大约一米的柜台,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就。

1993年,刘世民去华强北销售集成电路模块。后来,她的女儿继承了她的商店,开了另一个摊位。女儿的女儿只有一岁,但她一出生就和母亲、祖母一起住在商店里。

林小娜后来来了。她几乎赶上了花藤的初创企业。在她印象中,当她刚到华强北的时候,到处都是厂房,没有高楼和货摊。如今,华强北是一张“国际化”的面孔。面对追上门的外宾,店主们正在熟练地做生意。

毫无疑问,他们都在华强北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在那些日子里,除了指名道姓的游客,每天早上当商店开门的时候,来自全国各地方言各异的小老板们涌入商店提货。

柜台里面有他们能想象到的所有电子产品,从手机到视听产品,从电脑到各种配件,到处都可以看到,有假房和原房。一旦世界上有新的东西,它很快就会在这里被发现。柜台外面有一个广阔的大陆市场。

没有人能看不起这个一米的柜台。在这个国家第一次开放的时期,正是它们充当了连接世界和大陆的“深水炸弹”。从这里,许多富人出现了。

因此,它自己的价格也上涨了,从2002年初的800多英镑涨到2002年以后,租金飙升,需要大约4000英镑,而且很难找到商店,私人交易需要出价更高。

然而,在繁荣的背后,没有一个行业或领域能够逃脱月度盈亏规律。与此同时,在华强北的沙发旁,一个熟睡的“怪物”正要醒来。

从东到西,深圳创新迭代

当唐夏1989年到达深圳时,他看到华强北充满了热量。深南大道将在未来把深圳从罗湖带出来,它刚刚延伸到塞吉广场以西的上海酒店。

那时候,从上海饭店到南投半岛的蛇口没有正式的道路。其中大多数是砾石路,不如现在的农村公路。开车花了一个多小时。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形势有所好转——随着从上海饭店到古城南投18.8公里道路的建设,“深南大道”终于成为它的名字,连接了中国改革的两个源头——香港深圳镇(现罗湖区)和蛇口南投半岛(现南山区)。

而就在深南大道正式形成之前和之后,一条沿着深南大道的街道——南山区月海街——也正式成立了街道办事处。

政府开垦了大约20平方公里的土地。尽管土地非常昂贵,但它仍然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使用宝贵的资源。同年,南山科技园投资兴建。

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南山渴望支持科技公司变得越来越强大。当华强北的一米柜台开始不断推出“淘汰”选项时,南山提供了相当低的租金,甚至在低租金的基础上提供20-30%的折扣。

他们也关心各种固定的公司,经常派人去公司做研究。这种研究不是肤浅的工作,也不是对你的限制或教育,而是发自内心地关心你,帮助你解决难题,鼓励你通过积累和创新努力转变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经过多年对企业的研究,吴先生发现深圳是中国市场化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

“这与城市早期的创业基因和大市场小政府的建设有很大关系。政府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服务组织。”

此外,在陪同吴敬琏先生对城市产业与房地产的关系进行调查时,吴敬琏先生还发现,在中国所有大城市中,即前100名城市中,深圳是地方财政收入中土地出让金比例最低的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比例只有15%到20%。

不要靠土地租赁赚钱,那么,它依靠什么呢?企业税!因此,它支持许多企业,从无到有,从无到有,走向卓越,并与企业形成了良性互动和循环。

这也让2010年创立“飞贷金融技术”的唐霞最终决定在广东“定居”。十年来,他把公司变成了金融技术行业的隐形冠军,并在这里迎来了自己的创业之春。起初,周围没有多少高层建筑,但现在它倒过来了。一些中国最著名的公司,如tcl、创维、中兴、伟忠、华大和大江,都已成为该地区的邻居。当然,它周围还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公司,那就是腾讯。

腾讯在华强北一直呆到2004年,见证了这里的资金流、物流和人流的起伏,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巨浪。在这个过程中,它进一步体验了深圳的开放和创新,也感受到了当地对民营企业的支持。这也有助于三年内只有18名员工的马云花藤尽快让腾讯变得越来越强大。狭窄的华强北已经无法容纳腾讯的发展雄心。

2004年,腾讯果断搬到了飞亚达大厦,腾讯的办公室在3至10层。到2009年,腾讯首栋自建办公楼腾讯大厦在南山科技园竣工。它的高度比深圳电子大厦高得多,有39层。

吴先生站在鼠尾草科学园,那里是马花藤开始创业的地方,他深受感动。从最初的数万美元到现在的万亿美元上市公司,腾讯只花了20年的时间。这是一个奇迹,只能发生在深圳。

然而,当更多的老板马立克·花藤“翅膀硬了就飞走”时,这无疑伤害了华强北的“感情”,而让华强北更加虚弱的是,“深不见底”的创新不仅催生了惊人的“深圳速度”,也让华强北在成长过程中无法逃脱模仿和模仿。特别是山寨手机的迅猛发展,使其声名狼藉,质量低下,甚至与山寨王国旗鼓相当。

阿里巴巴和JD.com等电子商务公司的崛起严重刺伤了华强北的胸膛。越来越少的人选择携带蛇皮袋去华强北购买数码产品。即使顾客来拜访,他们也会将价格与网上价格进行比较——曾经能够以不透明的价格赚大钱的一米柜台现在真的变小了。

与附近南山的繁华相比,人们不禁感叹:东30年路,西30年路。

“扁担”唤起中国梦

今天,当吴先生在华强北和南山之间走动时,他深深地发现他们的气质大不相同。前者有烟花,后者更高。

从华强北到南山,我们可以轻松感受到中国科技产业从贸易、转售和组装到高科技、尖端和智能制造的全过程。

每个人都希望尽快完成这个过程。没有这种高科技、尖端和智能的发展,深圳不可能在今天的一线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2018年深圳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9.3万元,比广东省高出1.21倍,比北京和上海分别高出37.9%和42.2%。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排名似乎必须重新洗牌。

同时,这也意味着中国的未来。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兴通讯被英美政府杀害。这无疑让人们清楚地看到,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中,迟早会被他人控制。与此同时,这也给了南山甚至深圳更多的发展高科技的决心。因为中兴通讯是典型的“深圳”企业。

然而,当我们站在南山的“高处”时,华强北真的不再需要了吗?华强北一直处于挣扎的环境中,有着强烈的危机感,也在不断转型升级。

一方面,这里的人们正在思考如何通过创意使普通的电子产品与众不同。例如,这里有手机外壳和充电器。它们能组装成可充电的手机外壳吗?!这也使得“乐高风格”的生意在华强北很受欢迎:你需要的一切都在那里,然后你可以根据你对商品的不同理解把它组装成一个前所未有的产品。

另一方面,我们也在改变我们的想法。通过专注于我们最好和最基本的内容,我们从山寨模仿开始,逐步扩大和相互结合,淘汰一些低附加值的东西,慢慢走向品牌。今天,在华强北,大多数小工厂正在消失,一些大工厂正在取代它们。

在陆标70年中,仍然坚持华强北的供应商黄杰出售了华为早期的x1和后来的mate10。短短几年内,他看到国内品牌发展如此之好,这对华强北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和信心提升。

在华强北,吴还发现了其他“新鲜元素”,即出现在街道上的采矿机广告和无人驾驶飞行器。

“如果你不明白,还以为是挖煤、铜。在这里干吗?它实际上是一个区块链,是区域连锁行业的许多新兴公司。”

与当年的手机合同制造相比,区块链和无人机更先进,但在吴先生看来,所谓的高科技也需要一个应用场景,华强南和华强北已经涉足电子制造和消费领域多年,这也为各类电子消费品提供了一个场景。吴还认为,在参观华强北三到十年后,我们还可能看到医疗设备和仪器公司等广告,“这将是正常的。”

因地铁建设而被封锁的华强北在2017年重新开放了街道。华强北不像以前那样充满了假冒伪劣的味道,现在已经成为集交通展示、销售和创意于一体的综合性商业机构。

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圳需要高科技的南山,也需要华强北的烟花。前者是深圳的未来方向,而后者是深圳的基因。没有华强北,就没有今天的南山。

就像深南大道向西推进一样,不经过华强北是不可能到达南山的。华强北是深圳发展的唯一道路,也很像今天中国的唯一道路。

与此同时,华强北的存在让更多对美好生活感兴趣的年轻人陆续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同时,深圳也形成了强大的创新型企业梯队。

像林小娜和黄杰这样的留守者一样,许多人认为“华强北南山”是深圳未来崛起的真正道路。南山的高科技和研发需要一个有工业基础的“平台”来帮助它落地并实现工业化。华强北无疑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平台。更重要的是,多年的发展使其拥有广阔的大陆市场。因此,最好的相处方式是“爱对方,不杀对方”

他们之间的媒人无疑是他们之间的深南大道。它就像一根杆子,搅动着两端和中国梦。

上半年小康繁荣,下半年民族复兴,伟大的中国。

这篇文章的作者|王马倩|值班编辑|何孟非

责任编辑|何孟忠毅|主编|郑袁枚

照片来源|视觉中国|网络

点击下面观看“里程碑70年”混合剪辑的精彩内容。故事片已经在西瓜视频上推出。

秒速赛车购买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江苏快三投注 上海快三投注 上海时时乐


上一篇:证监会发布会要闻汇总 修订后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正
下一篇:淘集集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 变为合伙人自营模式能否自救  

© Copyright 2018-2019 boacode.com 搭岭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